包工头、劳务公司:将告别历史舞台?“活挑人”已变成“人挑活”!

来源:
浏览次数: 490

2019228日,住建部、人社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试行)》,并于31日正式实施。《办法》明确,建筑企业不得聘用未登记的建筑工人!

1、自202011日起,未在全国建筑工人管理服务信息平台上登记,且未经过基本职业技能培训的建筑务工人员不得进入施工现场,建筑企业不得聘用其从事与建筑作业相关的活动。

2、建立建筑工人管理服务信息平台系统,并在全国范围内实现实时数据共享。

《办法》施行后,以下群体如果不尝试转型,可能面临失业风险!

第一、老一辈农民工

在住建部“关于培育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中,提出要建立行业、企业、院校、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建筑工人职业教育培训体系。创新考培模式,技能鉴定机构应充分依托大中型项目开展技能鉴定。企业应当在工程造价中明确相关费用用于工人技能培训。 

很明显国家出台这项政策的目的就是培育新一代产业工人,有技术、有职业资格、身份透明,还享受社会福利,让农民工像国外建筑工人一样过上体面的生活。

然而现实却是很多老一辈农民工干的都是体力活,没受过什么职业技能培训。这部分群体如果不能适应新时期的管理机制,不能按时完成职业技术培训,几年之后可能就没有企业愿意聘用他们了。

第二、部分包工头

包工头是在特殊历史条件下应运而生的。

城市发展需要大量外来务工人员,而农村剩余劳动力迫切需要进城找工作,包工头作为一种满足供求双方需求的职业介绍,应运而生。

中国建筑法律一直没有给包工头一个明确的法律地位,现在要革新这个行业是大势所趋。按法律规定,民工直接受雇于施工企业,与施工企业是劳动关系,但实际情况是,施工企业很少与民工直接发生关系,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包工头与施工企业签定劳务合同,再由包工头与民工签定劳务合同(实际上大多数情况下为口头协议)。

因此前几年,农民工讨薪、包工头讨薪极端事件不绝于耳,引发了很多社会问题。建筑工人实名制之后,施工企业将逐渐通过全国建筑工人管理服务信息平台数据库,直接获取建筑工人的从业记录、培训情况、职业技能、工作水平等信息。包工头这个中介,或许会慢慢退出舞台中央。

建议有实力的包工头,抓紧成立自己的专业作业企业。

第三、劳务单位

针对建筑工人存在流动性大、老龄化严重、技能素质低、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等问题,住建部“关于培育新时期建筑产业工人队伍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取消建筑施工劳务资质审批等多项要点:

1、逐步建立施工承包企业自有建筑工人为骨干,专业作业企业自有建筑工人为主体的多元化用工方式。

2、取消建筑施工劳务资质审批,设立专业作业企业资质,实行告知备案制。

3、放宽市场准入限制,鼓励有一定组织、管理能力的劳务企业通过引进人才、设备等途径向总承包和专业企业转型。

4、施工总承包企业要将劳动合同信息纳入实名制管理,严禁用劳务分包合同代替劳动合同,杜绝代签合同。到2020年基本实现劳动合同全覆盖。

5、建立健全与建筑业相适应的社会保险参保缴费方式,施工企业(包括专业作业企业)应在劳动合同的薪酬中列明用于建筑工人参保所需费用,依法为建筑工人缴纳社会保险。

2016年起,就有不少省份试点取消建筑施工劳务企业资质,设立专业作业资质;接下来,这项政策将逐渐推广到全国。

举个例子,二狗以前是个包工头,后来干脆成立了劳务公司,他把村里的张三李四七大叔八大侄都收进这家劳务公司,啥活都接,有钱就干。但是没了劳务企业资质,他需要转型专业作业企业。二狗只好把原来公司里干杂活的辞了,把剩下精壮的培训一下,建立了个脚手架搭设专业公司,继续未竟之事业。

在这个过程中,一部分劳务公司可能因缺乏企业管理经验而退出。

重申一遍,未来的用工趋势是以专业作业企业为主,逐步实现建筑工人公司化、专业化管理。所以不管是农民工,包工头还是劳务公司,如果不想被社会淘汰,最好顺应趋势,提前布局,谋划转型!

 

“活挑人”已变成“人挑活”

北京西五环外的一间办公室里,“包工头”张勇的手机响个不停。他猛吸了几口烟,皱着眉头说:“一天推了三个活,因为挣不了多少钱……”

 

来北京20年,张勇从农民工成长为包工头。他和手底下的农民工干了北京不少市政工程。而今“挣不了多少钱”的原因很简单:施工单位给的工程款有限,用工成本却“水涨船高”,中间留给他的利润实在不多。这背后浮现了一个更严峻的现实问题——曾源源不断涌向城市的农民工数量正在急剧缩减,更难有后继之人。现实中,各工程为了留住工人还不得不大幅调涨工钱。

“活挑人”已变成“人挑活”

20年前,张勇从山东老家奔赴北京。当时赶上工程建设高峰,他学着挥锹铲土,当起了农民工。

“虽然一天只挣20块,但大家照样抢着干。”后来,张勇成了包工头,带着老乡们一起干工程。村里人想跟着他到北京干活,都得托关系。没活的时候,只要管饭、有地儿睡,大批农民工不拿工资都挤在办公室外等活。

这一景象早已不在。张勇的劳务公司高峰期聚集着1000多农民工,如今已锐减一半;但凡有一天没活儿,人就跑光了。因为当下农民工已经格外抢手,尤其是掌握了一定技术的“大工”,不愁没地方去。他说,如今已经从“活儿挑人”变成了“人挑活儿”,即便是已经招来的人上了工,只要不是好活儿,工人也撩挑子,说走就走。

 

农民工也建起微信群“互通有无”。在一个有200多农民工的微信群里,刚有人发布一条东六环工程的招工信息,立刻引来不少人回复。但大家反复打听的是工程的位置、一天给多少钱、累不累。在农民工眼中,满足了收入高、活不累、地不偏等诸多条件,才算好活,这才有吸引力。

 

在北三环修地铁12号线某标段的项目经理陈华对此深有体会。12号线全线位于地下,地形复杂、管线密布,大多是艰苦的暗挖工程,更不好招工,人一拨一拨地来、也一拨一拨地走。“从年前到现在对1000多农民工进行了入场安全教育,但现在只留了200人干活,剩下的800人都走了。”陈华说,当前是地铁暗挖高峰,但暗挖工人就这么多,工人们通过微信就能知道这条线哪个标段工钱高、活好干,自然就留不住人。

 

实际工钱比预算定额多好几倍

人难招、要求高,归根结底就是缺人。“劳动力从供大于求变成求大于供,与我国人口中长期发展有关。”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乔健说,我国劳动力在2011年达到峰值后就已经开始递减,每年净值减少400万,这其中当然包含了农民工。

这个缺口势必反映在钱上。多个工程的负责人直言,近两年招工成本“水涨船高”。比如隧道工程,前年的价格还是每天270元,如今已涨到400多元。

前两年,通州一批房建、市政、配套设施工程同时上马,几十万人大会战。通州某管廊工程负责人给记者拿出两本账:正常来说,木工每天工资320元到350元,钢筋工260元到280元;但在当年的用工高峰时,木工每天工资已达到380元到400元,钢筋工也在350元左右。“别的工地缺人就开始涨钱,我如果不跟着涨,工人立刻就跑了。”他说。

按理说,本市建设工程都有预算定额,招投标时会依据人工定额计算总的人工成本。市住建委网站披露的北京4月工程造价信息中,市政工程的工日单价最低98元,最高109元;轨道工程工日单价最低99元,最高121元。

但这一定额与实际支出大相径庭,甚至差出好几倍。按照张勇承接的隧道工程,每天支付给工人的报酬在400元到500元之间;陈华的地铁工程给农民工支付的报酬也远高于住建部门公布的预算定额,达到四五百元。记者也走访了本市住宅、地铁、地下管廊等多个工程项目部,都明确获悉,按照工程造价信息里定下的人工成本定额,已经完全招不来工人。

表面看不过是用工成本增加,实际上则存在隐忧。为了能留住人,陈华在春节后给工人们每天涨了七八十元。这直接导致所在区间每延米成本增加三四百元,两公里的隧道成本就增加了小百万元。“工程款是死的,用工成本增加了,也就得其它部分来补亏空,可能就会对工程本身产生影响。”

 

用工制度落后引不来青壮年

20年前,张勇30岁,正值壮年,身边的农民工大多也是这个年龄;今年,张勇50岁,他发现手底下的农民工也是50岁上下。“20年过去了,干这活的还是我们这代人。”让他更担心的是,如果这代人“退休”,建筑行业是否就“后继无人”了。陈华也发现,一个20人的班组里,大部分都是四五十岁的工人,30岁的工人顶多只有一两个。

眼下,工程领域里也正费尽心思寻找可以替代人力的技术。十几公里外的石景山,玉景阳光项目正在建设房子主体结构,小陈是为数不多的“80后”工人,他的工作内容不再是过去的现场浇筑,而是和其他4位年轻的工友一起“拼装”楼房。

这栋楼房的外墙板等都是在工厂预制的,再运到工地组装,被称为“装配式工艺”。此前两年,小陈专门到技术学校里学习装配式技术。在项目经理李峰看来,与混凝土现浇作业相比,装配式建筑作业工人减少了一半,但施工效率反而提升了至少一倍。“对于工人来说,这种工作更有含金量,收入也会更高。”

 

同样在急需人力的地铁暗挖隧道里,北京也开始尝试“暗挖机械化”。16号线国图站到二里沟站区间里,首次选用了机械化暗挖台车代替人工“手刨”。过去,一个12个人的班组24小时不间断向前挖,也只能挖出来1.5米;而用上暗挖台车,两名司机再配4名工人辅助,一天就能挖4到6米。然而,这种暗挖机械化还处在摸索经验阶段,难以适用于北京全部复杂地形,彻底替代人力还不现实。

 

技术之外,用工制度上能否吸引80后、90后也格外关键。“80后和90后不再像他们的父辈一样,只图到城里打工挣笔钱回到村里盖房子、娶媳妇,他们的权益意识更强,更想融入到城市当中。但我们这些年农民工用工制度并没有发生实质变化。”乔健认为,建筑行业也应对过去层层转包、分包的用工制度进行改革,应该与农民工签订正式的用工合同,保证相关权益;同时,在社会保障等公共政策上,也应该更加完善,才能吸引80后、90后进入行业。

 


  • 相关资讯 More
  • 点击次数: 185
    2020 - 07 - 21
    近日,由中建三局工程技术研究院和中建三局三公司联合自主研发的我国首台 “住宅造楼机”在重庆中建·御湖壹号项目成功应用顶升一层楼、长高3米只需要80分钟创造房屋建筑施工领域新速度 “住宅造楼机”是一款新型轻量化造楼机,以300米以上超高层公建“空中造楼机”为基础,历时2年研发、改进,融合了外防护架、伸缩雨篷、液压布料机、模板吊挂、管线喷淋、精益建造等功能,是具有结构轻巧、适用性广、承载力大、多级防坠等特点的全新装备。  “住宅造楼机”一次性可覆盖5—8个结构层,当外架上部正在施工主体结构时,外架底部可同时穿插装修等多工序作业,变成一个可随结构自主长高的空中移动工厂,大大加快建设周期。“住宅造楼机”利用钢平台走道形成13个4-8米宽的单元洞口,每个洞口安装可伸缩雨篷,平时施工时,可开启雨篷吊装材料;暴雨天气来临,可随时关闭雨篷遮雨;高温天气,可关闭雨篷、开启喷雾装置进行降温。无论刮风下雨、艳阳高照,作业层内均可提供全天候封闭作业环境,为工友提供更加舒适、人性化的作业环境,基本达到现场施工“风雨无阻”的条件,形成“全景式空中生产线”。    全新的“住宅造楼机”在硬核功能方面比之以往有了许多新探索和突破,相比以往技术施工方式,其适应性更强、集成度更高、速度更快、质量更优。其一,“住宅造楼机”采用轻型外墙支点,可对不同结构体系灵活选择支点位置和布设平台,运用于不同的住宅结构施工中。设备材料大多采用装配式节点设计,回收周转率达90%以上,在下一次投用时,只需增加少量非标准化构件拼装即可,转用率更高,产业化推广前景值得期待。其二,“向上爬楼”方式也发生了不小变化,由以往“攀岩式”大功率、长行程顶升,变成了小油缸 “阶梯式”短行程顶升,项目实现了造楼机80至90分钟顶升一个作业层高度,施工速度最快可...
  • 点击次数: 267
    2020 - 05 - 09
    虎门大桥悬索桥桥面发生明显振动,广东省交通运输厅、省交通集团连夜组织国内12位知名桥梁专家召开专题视频会议进行了研判。专家组初步判断,虎门大桥悬索桥本次振动主要原因是,由于沿桥跨边护栏连续设置水马,改变了钢箱梁的气动外形,在特定风环境条件下,产生的桥梁涡振现象。           大跨径悬索桥在较低风速下存在涡振现象,振动幅度较小不易察觉,仅在特殊条件下会产生较大振幅,不影响桥梁结构安全,会影响行车体验感舒适性,易诱发交通安全事故。 据现有掌握的数据和观测到的现象分析,虎门大桥悬索桥结构安全可靠,此次振动也不会影响虎门大桥悬索桥后续使用的结构安全和耐久性。目前,虎门大桥桥面已基本恢复常态。什么叫涡振?    虎门大桥桥梁专业人员介绍,桥梁遇到特殊风况晃动是正常的,一般遇到旋涡风桥面晃动比较大。5日下午,虎门大桥因受主桥风速大影响产生涡振,为保证通行安全实施了双向全封闭。5日晚,记者探访虎门大桥,已经没有车流的虎门大桥桥面灯火通明,可见几台工程车辆和一批头戴安全帽的技术人员在靠近东莞入口一侧的拉锁桥墩上进行勘查工作。海面没有看到船舶航行。据了解,为确保过往船舶航行安全,广东海事局与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商定,已于5月5日18:15实行临时水上交通管制,从19时起,对虎门大桥附近通航水域实施封航。19时30分在虎门海战博物馆的海边可以明显感觉海面的风速很大波浪的声音此起彼伏19时50分左右,现场大桥桥面仍有抖动现象,监控视频可以清晰看到桥面起伏。20时10分左右抖动逐渐平缓停止。6日凌晨,新华社记者在虎门大桥管理中心实时监控画面看到,大桥仍有肉眼可见的轻微振动。 虎门大桥通车23年  常处于超负...
  • 点击次数: 297
    2020 - 04 - 14
    1. 索膜施工前必须编制专项施工方案,经审批同意后按方案实施。需要专家论证的 , 应按有关规定组织论证后实施。2. 吊装时要注意膜面的应力分布均匀,必要时可在膜上焊接连续的"吊装搭扣",用两片钢板夹紧搭扣来吊装;焊接"吊装搭扣”时要注意其焊接的方向,以保证吊装时焊缝处是受拉,避免焊缝受剥离。3. 吊装时的移动过程应缓慢、平稳,并有工人从不同角度以拉绳协助控制膜的移动;大面积膜面的吊装应选择晴朗无风的天气进行,风力大千三级或气温低千4°c时不宜进行安装。4. 吊装就位后,要及时固定膜边角;当天不能完成张拉的,也要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防止夜间大风或因降雨积水造成膜面撕裂。5. 整个安装过程要严格按照施工技术设计进行,做到有条不紊;作业过程中安装指导人员要经常检查整个膜面,密切监控膜面的应力情况,防止因局部应力集中或超张拉造成意外;高空作业, 要确保人身安全。
  • 点击次数: 303
    2020 - 03 - 26
    千余名建设者互相配合3套溜管+3台泵车+100辆混凝土罐车不间断作业单套溜管浇筑峰值达173.3立方米/小时3月18日中建八局承建的2021年第十四届全运会赛事指挥和新闻媒体中心——陕西国际体育之窗项目1号楼大体积混凝土筏板浇筑正式完成硬核刷新西北区域单套溜管浇筑纪录 项目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硬核推进2020年西安市第一个大体积混凝土筏板浇筑为项目建设按下“加速键”此次浇筑的1号楼基坑最深处29米,筏板最大厚度9.9米,浇筑总量约为18000立方米。为筏板浇筑顺利进行,3月2日起项目累计完成垫层施工3770平方米,防水施工4480平方米,钢筋绑扎1900吨累计使用扎丝1.52吨,完成扎点约467.7万个。扎丝串联起来长达5485.35公里,可环绕全程马拉松赛道130圈。搭建溜管支撑标准节高度179.5米,管长186米,完成钢结构预埋件制作和安装约184吨,用工5200余次。将常规25天的基础筏板工期,科学控制在14天完成。浇筑期间项目采用无线数据采集仪,设置8个测位,保证不同厚度区域均有测位布设。设置2个环境测温点,通过测温数据改变后期保温养护措施,保证绝热升温、内外温差等。大体积混凝土温控指标,均优于规范建议要求,以品质保障精品工程。确保项目复工生产安全有序,项目组织装车分赴陕西彬县、陇县、潼关、洋县、安康等地,往返里程累计5千多公里,集中接回500余名工友返岗。 陕西国际体育之窗项目十四运的“大脑”和“喉舌”陕西国际体育之窗项目位于西安市唐延路与科技八路东南角,总建筑面积约36万平方米,总投资约41.25亿元,是2021年第十四届,运赛事指挥中心和新闻媒体中心是十四运的“大脑”和“喉舌”。作为陕西省重点建设工程,陕西国际体育之窗项目防疫建设两手抓是西安市高新区。第一个顺利获批复工复产,第一个获得国家卫检委验收通过,第一个设置全自动标准化消毒通道,第...
Copyright ©2005 - 2018 上海八旗工程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5

电话号码管理

  • 400-036-9987
6

二维码管理

返回顶部
展开